欢迎光临烟台汽车资讯网

热门搜索:
当前位置: 汽车资讯>动力

TMD公敌宿命1

2018-11-07 16:14:27 作者: 0人读过 | 我要赞

TMD:“公敌”宿命

在BAT屹立的中国互联,原本已经陷入新模式发展停滞的状态,却偶然诞生了TMD三家准巨头。TMD要想独立发展,一方面要应对BAT的侵蚀,另一方面得不断进入各个行业拓宽业务线,以攻代守。这导致TMD成为了公敌。

这个多方对峙的格局,只可能越发复杂。成为“行业公敌”,是想要自立于BAT的TMD的宿命。

不可复制,TMD的独立发展样本之路

TMD是从BAT的缝隙中生长出来的,因为生长在BAT业务的边缘而得以成长,等到真正成长起来时已经成为不容小觑的创业力量,更重要的是TMD拥有极其强烈的独立发展意愿,所以才造就了今天格局。

技术出生的张一鸣坚持信息流的算法推荐,模式一度被百度和四大门户看不起,没想到今日头条借助移动互联红利和低价格的预装成本,成长为月活1.2亿的准巨头;

2010年成立的美团则是走了依靠BAT但保持独立决策的道路,为了生存,在2011年选择了阿里巴巴投资,与阿里爸爸撕破脸皮后选择了选择站队控制欲并不太强的腾讯,可以说美团以得罪阿里巴巴为代价获得独立发展;

2012年成立的滴滴算TMD三家中较好的平衡了BAT关系的范本,但这样的范本很难复制。程维在内的创始高管团队是阿里巴巴出身,在等不到阿里巴巴投资时接受了腾讯的投资,此后在柳传志老爷子的撮合下,滴滴主导合并了阿里投资的快的,看似进入了腾讯阵营,然而此后F轮和G轮阿里巴巴仍然跟投,在H轮和I轮与阿里交情颇深的软银跟投。对于滴滴这样的优质资产,阿里巴巴不会放弃,腾讯也颇为倚重。

我们可以看到TMD三家公司不同的发展路径。但哪怕与AT两家关系最融洽的滴滴,随着自己壮大,平衡两大巨头的关系也会越来越困难。

生而艰难,BAT的生态投资对TMD形成无形压制

TMD试图向上成为准BAT。但压力明显。一方面BAT绝对不允许卧榻之侧有他人酣睡,另一方面BAT正在不断结合新的生态让自己屹立不倒,所以TMD一直在和BAT角力。关于后者,本节详细说下。

数据统计显示,BAT已经成为中国VC投资领域的绝对领导者,BAT已经从产品端和投资端掌管了中国互联生态。

BAT投资总额远远超越专业的投资机构。2017年腾讯全年投出了106家、总计1710.43亿元,平均每家投资16.13亿元(不含未公布投资),阿里巴巴2017年全年投出了31家企业、总计1150.75亿元,平均每家投资37.12亿元,即使投资偏少的百度也投资了18家企业、合计1147亿元,而中国创投最知名的红杉中国在2017年也不过只投了76家、725.02亿元,平均每家仅9.45亿元,远不及BAT的投资总金额和平均投资金额。

而且VC/PE还与BAT联合做局。卖给BAT已经成为投资机构和创业者退出的最佳路径。对于创业者来说,你的投资人会在“恰当”的时机督促你投入BAT的怀抱。2010年至今,红杉中国与腾讯合投高达38次,阿里巴巴红杉合投为14次,百度红杉合投为11次,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为BAT挑选创业公司,或者为BAT喂食创业项目。

BAT合投公司排名

随着BAT的开放和生态布局,TMD和BAT的竞争会变成——TMD和BAT以及BAT的朋友们的竞争,而BAT的不少朋友们本身都是足以与TMD竞争的存在。

乌镇的东兴饭局在马化腾的影响下成型

为了发展,TMD只能树敌

就发展而言,美团和滴滴、今日头条走了不一样的道路,它走了一条推倒边界的道路。在接受《财经》杂志宋炜采访时,王兴对于推倒边界的表述是:“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,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。”

滴滴和今日头条颇为相似,依托于原有优势业务进行产业上下游的纵向延伸,以吃通产业链作为变革老行业壁垒的未来目标。所以我们能看到滴滴在出行领域不断纵深,试图打通大交通和汽车前后产业链,在出租车和专车的基础上推出共享打车、巴士、拼车等各个业务线。同样是在接受宋炜的采访时,程维表示:“如果滴滴国际化失败了,我们也势必成为一家中国本土的竞争驱动的多元化公司。”

今日头条的所有产品无疑也都是获取用户注意力的流量型产品,无论是今日头条,还是火山、抖音,都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用户时长并最终进行广告变现。

TMD侵入了互联多个行业,每个行业原来的企业都成为了TMD的对手,大家都对高频的TMD虎视眈眈,毕竟高频打低频流量优势太强了。

TMD的竞争对手列表

而在投资上,TMD也不吝投入,TMD在2017年累计投资了105.75亿元,约占红杉中国全年投资的14.10%,行业更是涉及文化娱乐、汽车交通、企业服务等多个领域。

TMD如此大张旗鼓的扩张与投资,让它们成为其邻近行业的公敌。

这对TMD来说,也是有几分迫于无奈、命中注定。

BAT是中国互联三座大山,分别了垄断社交人与信息、人与交易、人与社交三个既刚需又高频的领域,之后就类似智子一样锁死了互联的格局创新,TMD成为单个行业龙头后很快就看到自己天花板。为了获取更多的营收,把现有业务进行横向纵向发展,就成为必须。今日头条推出电商产品,美团曾进入共享充电宝领域,滴滴联合人人车推出买卖车模式.....

对BAT的恐惧,让TMD必须进行2B、2C的全产业竞争。

企业发展大体可以分为两种模式:2B赚企业的钱,2C连接用户赚用户的钱。TMD在短短四五年的时间已经侵入了两种领域发展速度不可谓不惊人,TMD成立之初都是2C的模式,在用户端赚钱,但目前已经同时在2B端获得利润,这样做的原因,除了要保证企业的业绩增长,更重要的是,为了维持与其他(BAT扶植的)竞对在同一层面竞争。

美团推出餐饮开放平台,头条与传统媒体合作,都是这样的思路。TMD进行两种产业链的布局是在BAT的狭缝中不得已的战略决策,只有打通产业链才有可能吃尽产业链的利润,同时在资本市场也才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和可能性。

你做得越多

TMD公敌宿命1

,你的敌人就越多。TMD与对手的竞争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残酷,竞争对手随时准备给予其致命一击。在专车司机极度缺乏的春节,滴滴面临着无车可打的情况,而首汽、摩拜、嘀嗒、蔚来、百度等主体和资本方交织在一起被外界称为“反滴滴联盟”发动攻击就是例证。

TMD的内在挑战

互联发展太快了,模式更迭已经从月缩短到天的超快维度,吃鸡游戏用了一个月众多企业跟进,而直播答题只用了3天众多平台就跟进了。

如此快速的模式和产品更迭,所有公司包括TMD都需要不断进行模式调整,首先需要保证自己不犯大错,其次是如何抓住每一次的转型和发展机会。如何管理自己的欲望,如何构建更强大的护城河对于TMD来说都是考验。

是否能合理的管理多元化欲望?TMD在BAT的缝隙里快速布局,多元化是未来的必然目标,但多元化什么时候开启是适合的、在哪些品类进行多元化、如何在有效的成本区间进行多元化的尝试,对TMD来说都是挑战,并且大多是无迹可寻的全新尝试。

美团尽管在外卖、电影票方面多元化比较突出,但在共享充电宝、无人货架方面已经折戟沉沙,滴滴和今日头条看起来相对于美团更加懂得管理自己的欲望,但滴滴进入外卖领域、以及布局汽车上的无人货架,说明滴滴也在探索新的多元化,或者说这是为了狙击竞争对手的疯狂之举。今日头条的用户已经见顶,同时缺乏账号体系和社交体系让头条如坐针毡,因此头条收购faceu等社区也说明今日头条在进入全新的多元化领域。

商业史上,除了曾经的GE,极少有一家企业在很长一段时期里在多元领域里做好所有的事。TMD能否管理好自己的欲望?上一个没有管理好自己欲望的公司叫做乐视。

能否保持业绩的高速增长?TMD合计约获得400亿美元融资,目前1100亿美元估值,这让TMD得以“死不起倒不掉”,但还没有上市的TMD的挑战就是如何保持持续且高比例的业绩增长。TMD在自己核心业务行业已经增长见顶,想要在业绩见顶基础上再保证高速增长无疑更加困难,而TMD需要不断给予新投资者更好的数据表现,否则估值就会不断下滑,这对希望好好布局,估值天天向上的TMD来说无疑是不可承受之重。

如何平衡与BAT的关系?体量较小的公司接受了BAT任何一家投资都意味着完全的投靠,需要以代理人的身份纳投名状,但TMD三家一直都是若即若离的状态,若即若离关系的状态注定不是稳定态,等到TMD再近一步成长,BAT及其朋友与TMD的竞争只会更加残酷。

在笔者看来,TMD态度鲜明的站队BAT只是时间问题,只不过是如何保持体面的站队、并且保持自己的独立决策,这是需要角力的关键点,美团一样,今日头条也是一样。

外部:政策压力

政策的合法性是套在所有互联新模式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周其仁和吴晓波在不同场合分别表达了“所有的模式创新都是从违法开始的”的观点。

对于新模式来说,所有的政策都是滞后的,但滞后的政策对行业的影响是巨大的。

政策的影响对于TMD来说已经显现。

2018年春晚,火山小视频由于许可证到期不得不将浙江、东方、北京、江苏等地方卫视春晚的冠名权益紧急转移给刚收购的 Faceu 激萌上。此前1月2日,头条的”推荐””热点””社会””图片”等频道因为传播低俗信息被查封24小时。

滴滴直到2016年7月才被合法承认,但外地司机不得接单也让滴滴平台的司机数量直降8成以上,模式一度被造成毁灭性的打击。

美团支付业务在2016年2月被爆无证经营后不得不以13亿元收购了钱袋宝以获得支付牌照,2018年初美团大举进入的约车行业也因为未获得《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》而仍然未能上线。除牌照外,上海市交通委指出美团“不能以低价扰乱约车市场秩序”,这一要求被外界解读为美团打车开展大规模“补贴战”无望。

尽管其不愿意承认,政策仍然是TMD最为重要的假想敌之一,政府关系的PR也变得越来越重要,对于根基尚浅的TMD来说是一大挑战。

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超现实主义诗人洛夫曾说:“我们惟一的敌人是时间,还来不及做完一场梦,生命的周期又到了。一缕青烟,升起于虚空之中,又无声无息地,消散于更大的寂灭。”

祝TMD都能跑赢自己的周期。

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